我的网站

029 杜甫七律《狂夫》读记

2021-11-29 18:01分类:广东医美 阅读:

杜甫七律《狂夫》读记

(小溪西)

狂夫

万里桥西一草堂,百花潭水即沧浪。

风含翠筱娟娟净,雨浥红蕖冉冉香。

厚禄故人书终止,恒饥幼稚色凄苦。

欲填沟壑唯疏放,自乐狂夫老更狂。

这首七律作于上元元年(760)夏,时杜甫49岁,客居成都草堂不久。在饱经战乱之苦后,生活一时得到了安和。

首联:万里桥西一草堂,百花潭水即沧浪。

万里桥:三国时诸葛亮曾在此设宴送费祎(yī)出使东吴,费祎叹曰:“万里之走,首于此桥。”该桥由此得名。《成都弯》(唐-张籍):“万里桥边众酒家,游人喜欢向谁家宿?”《野看》(唐-杜甫):“西山白雪三年戍,南浦清江万里桥。”

百花潭:即浣花溪。以前杜甫就在浣花溪边营建草堂。

沧浪:《渔父》(先秦-屈原):“沧浪之水清兮,能够濯(zhuó)吾缨;沧浪之水浊兮,能够濯吾足”。渔父是一位高蹈遁(dùn)世的隐者,是解放隐逸生活的象征。沧浪之水,即指解放隐逸的江湖。《送李五》(唐-王昌龄):“扁舟乘月暂来往,谁道沧浪吴楚分。”《沧浪峡》(唐-许浑):“缨带流尘发半霜,独寻残月下沧浪。”

大意:吾的草堂在万里桥西,浣花溪边。浣花溪就是吾的"沧浪"吾的江湖。(也可理解为:吾就是浣花溪上的“渔父”。)

颔联:风含翠筱娟娟净,雨浥红蕖冉冉香。

筱(xiǎo):小竹子。《过首宁墅》(南朝宋-谢灵运):“白云抱幽石,绿筱媚清涟。”《和刘补阙秋园寓兴之什》(唐-朱庆余):“翠筱寒愈静,孤花晚更明。”

红蕖(qú):荷花。《咏专一芙蓉》(南北朝-朱超):“未及清池上,红蕖并出房。”《赠张云容舞》(唐-杨月亮):“罗袖动香香不已,红蕖袅袅秋烟里。”

娟娟:美益貌。冉冉:娇软貌。叠词,平添音韵之美。《青衣赋》(汉-蔡邕):“叹兹窈窕,生于微贱……脩长冉冉。”《奉荅岑参补阙见赠》(唐-杜甫):“冉冉柳枝碧,娟娟花蕊红。”《厉郑公宅同咏竹》(唐-杜甫):“雨洗娟娟净,风吹细细香。”《美女篇》(魏晋-曹植):“软条纷冉冉,落叶何翩翩。”

风含:微风吹拂。“含”比“拂”字情感色彩更浓,有小亲喜欢护的意味。《正月十五日于通衢建灯夜升南楼诗》(隋-杨广):“月影凝流水,春风含夜梅。”《涪城县香积寺官阁》(唐-杜甫):“含风翠壁孤云细,背日丹枫万木稠。

雨浥:小雨湿润。“浥”比“洗”字更软软,有“润物细无声”意。《为人宠姬有仇诗》(南北朝-王僧孺):“已为露所浥,复为风所飘。”《渭城弯》(唐-王维):“渭城朝雨浥轻尘,客弃青青柳色新。”

大意:微风吹拂着青葱的细竹,小雨湿润了艳丽的荷花,清净娇软,香气阵阵。(两句互文。春景无限美益。)

颈联:厚禄故人书终止,恒饥幼稚色凄苦。

厚禄:优胜的俸禄。厚禄故人能够是指裴冕。杜甫刚到成都或靠剑南节度使成都尹裴冕通知。裴冕与上元元年(760)三月回朝复任右仆射。故有“书终止”。

大意:俸禄优胜的友人新闻终止后,不息饥饿的小孩子就更是面黄肌瘦。

(杜甫从华州起程时也许有小批蓄积,但通过半年的远程跋涉,到达成都后,能够说生活全靠“故人”接济,而一旦“故人”音书终止,他一家子免不了挨饿。据杜甫诗文,初到成都授予杜甫生活接济的,有老友高适(那时任彭州刺史)、外弟王司马、徐卿,以及萧实、何邕、韦班等州县官员。时任剑南节度使的裴冕是杜甫的老领导,也许也曾予以接济。但裴冕暮春离蜀。友人的接济未必很难保证不息,中心展现一时休止是能够的。“沧浪”的生活很解放、很美益,但没薪酬!)

尾联:欲填沟壑唯疏放,自乐狂夫老更狂。

填沟壑:物化的婉辞。《战国策》:“十五岁矣。虽少,愿及未填沟壑而托之。”《史记-汲郑列传》:“臣自以为填沟壑,不复见陛下,意外陛下复收用之。”《咏史诗》(魏晋-左思):“当其未遇时,郁闷在填沟壑。”《晚春卧病寄张八》(唐-孟浩然):“常恐填沟壑,无由振羽仪。”

疏放:纵容;不受奴役;任性而为。《西阁雨看》(唐-杜甫):“菊蕊凄疏放,松林驻远情。”《赠郑谠处士》(唐-李商隐):“重逢一乐怜疏放,异日扁舟有故人。”

狂夫:当为自指。取其“愚昧妄为者”或“纵容不羁者”之意。有自嘲的意味。《后汉书-独走传-谯玄》:“忽有醉酒狂夫,分争道路,既无尊厉之仪,岂识上下之别。”

大意:都快要物化人了,随它往吧!吾正本就是个狂夫,现在老了逆而更狂了。

(初到成都,终结了颠沛飘泊的生活,自然会有一段益情感。真的感觉本身能够过上“渔父”那样的解放隐逸的生活。看到的是“翠筱娟娟净","红蕖冉冉香”。但理想很丰满,眼前很残酷。靠故人接济,其实也是一栽仰人鼻息。朝廷的俸禄拿的固然叫人不喜悦,但友人的接济有能够更靠不住,起码是难以不息。解放隐逸的生活也是有代价的。)

本诗首联说“百花潭水”就是本身的“沧浪”,相通本身真的成了扁舟江湖的隐士。颔联写景,又是“娟娟净”又是“冉冉香”,相通在说这栽解放隐逸的江湖生活的美益。颈联转变。写一旦异国“厚禄故人”的声援,饭都没得吃。写解放隐逸生活的代价。对比凶猛。尾联写本身的无奈。刚刚享有的安详生活也面对着生存的压力甚至危险。吾能有什么手段呢!吾选择了这样的生活状态,真是一个狂夫啊!(本诗答所以草堂首兴。题现在取自尾联二字。)

郑重声明:文章来源于网络,仅作为参考,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处理!

上一篇:韩国整容用中文宣传,多数中国女孩被坑,花几十万毁容的一答俱全

下一篇:一瓶归脾丸,可治这15栽病

相关推荐

返回顶部